見證見證:愛我一家的主
聖靈月刊第367期2008年4月

波士頓祈禱所鄭舜方

這樣看來,神也賜恩給外邦人,叫他們悔改得生命了(徒十一18)。

使徒彼得在約帕禱告時看到異象,百思不解;而神這個奧祕的恩典,不落空地也應許在我這外邦女子和家人身上。迦南婦人苦苦哀求,要主耶穌醫治她的女兒,像狗兒等著吃主人桌上掉下來的碎渣;然而,沒有迦南婦人的信心,甚至連什麼是恩典都不懂的我,不知何時就已懷抱著神預備給兒女的大餅。百思不解之餘,只有感謝神,並為這奇妙恩典作見證。

我來自一個傳統信仰的家庭,從小跟著父母拜祖先、偶像。父親退休前從事教職,母親則是個細心的家庭主婦,家裡的祖先崇拜事宜都由她打點,甚至已皈依為佛教徒。

對於拜偶像、祖先的事,我並沒有多去思考,只是不捨母親為準備祭物常常辛勞,心中也一直無法贊同浪費資源、污染環境(燒香、燒紙錢),佔用街道「吃拜拜」等崇拜方式;隆隆的鼓聲、鞭炮聲更常是我的惡夢。

大學畢業後,於1995年2月赴美深造。好奇的我,除了上課、工作之外,不知天高地厚地四處遊玩更是少不了的。回想起當時,真要感謝神保守我那段隻身異鄉的日子。

1996年夏天,因幫忙台灣同學會的接待工作,認識了一位台灣同學和帶她來入學的阿姨全家。那次大家聊得很開心,之後他們也常來電關心,熱誠地邀請我到他們家裡去過年、過節。然而一來由於路程遙遠,二來為了畢業論文已焦頭爛額,根本沒心情交際應酬,所以一再婉拒;再說,跟他們也不過是一面之緣,微薄的接待根本不足掛齒。但後來卻因為他們的熱誠邀約,結識了屬波士頓真耶穌教會的外子。只是當時並沒有將交往的事放在心上。

人心多有計謀;惟有耶和華的籌算才能立定(箴十九21)。

1997年2月,外頭飄著白雪。當時預計再半年就要畢業,一心只想趕快回到台灣父母身邊,並無意留在美國,也趁著寒假回台遞履歷表,想先為將來鋪路,但當時的職場就如放假中的校園一般,冷冷清清。跟一位專科學校人事部主任談過後,覺得自己所學的,短期內在台灣是看不到發展潛力的。

那次求職之旅並無斬獲。回到美國後,在幾次和外子交談當中,有個很陌生的意念進來:「為什麼不多留一年實習呢?」剛開始有點掙扎,因為想回家。但那「再留一年」的意念卻像是黑暗中的一線曙光,是平安的。於是,決定給自己嘗試的機會。

然而這段意料之外的旅程卻越走越平穩。首先,工作證很快就批了下來;接著,遞出去的履歷表馬上就有了回應,面試的機構也立即要我於1997年5月1日開始工作;更令人意外的是,麻煩的住宿問題,透過外子的幫助,也順利解決。

沒車的我每天只要步行幾分鐘就可抵達車站和市場,通勤上班和買菜都很方便。這複雜的一切都發生在短短的二個月內,仍不認識真神的我還覺得自己運氣真好,歸功給我的「老天爺」,全然不知這是真神的恩典,以為捕風也能滿載而歸……。

和外子交往當中,幾次參加真耶穌教會的家庭聚會,雖然聽不懂道理,也很不習慣靈言禱告,但弟兄姊妹們都很熱心招呼我,大家看起來也都很「正常」,於是漸漸地熟悉那些安息日的面孔和聚會的方式。「人要離開父母、與妻子連合……」(弗五31),讓一直想回到父母身邊的我,開始慎重思考婚姻的問題。

1999年4月接受洗禮後,由於缺乏積極追求的心,又沒有聖靈,對神的話仍是一知半解,聚會時經常就在後頭「夢周公」。眼看一起受洗的同靈們都求得了聖靈,自己才開始有所警覺,認真尋求神。在2000年4月靈恩會的一次禱告中,神終於降下寶貴的聖靈。感覺有隻手輕拍我的左肩後,頓時舌頭就明顯鬆開來,開始自由跳動,說出靈言,直接和神溝通。能蒙神接納,心裡的擔子終於放下了,好比稅吏撒該從桑樹上歡喜地下來。神的靈從此開了我的眼,《聖經》不再是本故事書,證道也不再是催眠曲。不同於過去的心滿意足,我看到了自己心靈的缺乏。

當信主耶穌,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(徒十六31)。

神的恩典不僅止於此,在接下來的幾年當中,祂更陸陸續續地以各種奇妙的安排,帶領我的家人來到祂面前。

首先是2001年11月妹妹的受洗。妹妹是位幼教老師,很有個性和主見。透過同事的介紹,她開始接觸其他的教會,但因所聽所見不太對勁,後來又莫名其妙地被「拖去」洗禮,於是開始跟我討論起《聖經》和教會的事。

比較我在真教會的體驗後,她決定到真耶穌教會看看,發揮她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,要尋找答案。沒想到她一到教會就莫名地感動流淚。在得到聖靈後,便決定接受真耶穌教會奉主耶穌聖名、有赦罪功效的活水洗禮。洗禮時並有神溫暖的榮光照她,當時在場的,有幾位也見到了榮光。

2003年4月,家人正興高采烈準備到美國達拉斯教會參加妹妹的婚禮時,卻有狀況發生。我們原本計畫先到波士頓我的住處會合,大家可以先調時差,順便觀光,然後全家再一起飛往德州。那天傍晚正準備前往接機時,接到妹妹的來電說因簽證項目不符,她在底特律機場被拒絕入境,並要立即遣返。

第二通來電則說,只有父母可以入境,並且警察馬上要帶她走,不能再講了……之後就失去了聯絡。雖然海關允許了父母入境,但原定轉往波士頓的飛機也早飛了,真不知道不懂英語、不會使用公共電話、又沒自己轉機經驗的父母該怎麼辦?我和外子只好到機場一班班地等,直到看見他們從入境大廳出來,才鬆了口氣。感謝神!

父親是位很有條理,做事有計畫的人。這趟行程可是他好幾個月來的心血。受挫之下的他本想打道回府,但又自責沒能把任務完成,覺得應該去向親家說明,反正機票及旅社都訂好了……。於是我們照原計畫進行,雖然新娘沒有出席,一行人還是走了一趟德州……。

至於妹妹,得了張「免費機票」環遊世界,兩天後才回到台灣(現在想起來莞爾一笑,當時可沒人笑得出來……)。而且這一遣返就是一年多的時間,律師口中兩個月就會下來的未婚妻簽證根本遙遙無期。在這一年多等待的日子當中,妹妹的心情可想而知。然而真的要感謝神的帶領,讓妹妹能有盼望,繼續禱告、倚靠神,並有勇氣走出去,面對一次次「妳怎麼還在這裡?」的折磨。傳道人告訴她說,可能是她仍有責任未了吧!

事後回想起來,的確,婚禮雖因新娘缺席而開了天窗,但卻為我父母開啟了得救的大門。一直不願「背叛」祖先而不進教會的他們,應妹妹的要求,存著懷疑的態度,開始參加聚會,要為遲遲未核准的簽證禱告。

2004年4月22日,當時正值北台中的靈恩佈道會,傳道到訪說明、鼓勵後,困擾父母的祖宗牌位問題獲得解決。父親當天便決定要除去家裡的神壇和偶像,並決定於4月24日接受大水的洗禮。期盼多年的這天竟然來得如此突然!一直渴望有朝一日能參加觀禮的我,根本來不及買機票,只有在地球的另一端感謝神。

在父母開始慕道後,主開路了!突然有朋友介紹一位經辦美簽很有經驗的吳先生,詳細指示妹妹如何填表並其他申請細節和重要事項。很奇妙地,簽證很順利地於6月批了下來,速度之快亦是出人意料之外。2004年7月4日,親朋好友又再次聚集在達拉斯教會見證這場婚禮。神也垂聽了我們的禱告,很快賜下聖靈給父母,好在妹妹離開台灣後,能有神的靈親自帶領他們,繼續走天國路。

2006年9月底,父親因肝腫瘤導致肝出血,全身不舒服,正想下樓便昏倒在樓梯口,後來由救護車送往急診室急救。感謝主!從來很少提早下班回家的哥哥,當時正好在家,否則瘦弱的母親可能扶不了正要下樓的父親,後果更不堪設想。那天,醫院發出了病危通知書。

當時父親正計畫和母親到美國幫妹妹坐月子,因為情況不樂觀,知情的親友都勸他靜養不要冒險出國。剛開始,他不讓我和妹妹知道他的狀況,深怕我們反對。

他告訴母親說這可能是他最後的機會去看我們,他計畫了好久,也相信主耶穌會幫他完成心願。雖然擔心父親的病情,但是看到他對主耶穌的信心後,我們便放了心,相信主耶穌一定會一路上保守看顧。帶著神的祝福,他們平安的抵達波士頓,又到達拉斯和剛出生的小孫女住了一個多月。每一天的生活都很平安、很滿意、很喜樂。

這二個月的快樂時光都是出自神的憐憫和恩典,給父親,也給我們。

回到台灣後不久,在2007年1月的肝腫瘤栓塞手術後,父親因肝臟腫大,開始感到不適。受到肝臟壓迫的部位疼痛,整個人突然間變得疲憊又消瘦。醫生束手無策,要我們有心理準備。未信主的哥哥,是位物理教師,因受科學的訓練,凡事看證據、講科學、靠自己。但在這關鍵時刻,一向自認不需要神且不願接觸教會的他,只好持懷疑的態度,開始為父親禱告。我回去看父親的那段時間,我們常一起唱詩、讀經、禱告。

父親的病情看似穩定,卻沒好轉。然而感謝神在這段等待的時間給我力量,讓我每天都能平靜下來專心禱告,清楚明白,要倚靠聖靈,順服神的一切安排。

3月4日清晨準備搭機返美。一起禱告後,父親起身下樓塞給我一些日幣,說是給我在日本轉機時買吃的。雖然「可能是最後一次道別」的恐懼在心裡掙扎,但卻不敢顯露在臉上。口和手,像每次離開時一樣,欣然接下父親的好意……。

到了機場,出境前和哥哥長談有關神的事。感謝神的憐憫!那晚,他決定要信,不再懷疑,只求神醫治父親的病。當他獨自一人在房間禱告時,有聖靈感動,說起靈言。他終於親身體驗到神而不得不信。然而,接下來的兩天中,因受到不同邪靈干擾,他禱告時會以大肢體動作擊打自己身體以致隔日腰酸背痛,臉部發黑;有時禱告的口氣則似罵人般凶惡。神的靈像是要趕走邪靈,但邪靈不願離開。經歷屬靈的爭戰後,第三天才恢復了正常。

除了父親的病情外,當時最令我擔心的就是尚未接受洗禮的哥哥,深怕那遍地遊行、尋找可吞吃的人的獅子──屬靈的仇敵魔鬼,會趁機而入,打擊信心。當時真後悔沒能多待一段時間,什麼忙也幫不上的我只能繼續求神幫助。

感謝神的安排,妹妹在我離開後幾天,便很快帶著四個多月大的女兒回台;百忙之中的傳道、長執們也前去關心哥哥的體驗。他們的出席安慰了我忐忑的心,也讓我在軟弱中體驗到屬靈戰友的寶貴。

由於父親的身體越來越虛弱,恐怕母親一人在家無法照顧,於是決定讓父親住院。進入安寧病房後不久,父親便開始昏睡。我向神祈求給父親和我多一點時間,好再見他一面。然而,神並沒有應許我的請求。星期五傍晚5點多,正忙著打點些雜務要準備回台,哥哥來電說父親情況不好,要我在電話上跟父親道別……。兩個小時後,2007年3月31日,一個安息日的早晨,父親歇了世上的勞苦、病痛,平靜地睡了。

父親生前待人慷慨且凡事為人著想。他不單照顧我們一家,因雙親早逝,身為長子的他,也竭力照顧弟妹及需要幫助的親友,不計得失。然而,我們很少聽他自誇,許多事都是透過別人轉述才得知。只知道他是母親口中的「傻子」。他向來心軟,每看到電視上有人哭哭啼啼或者有不幸的事件發生,他就會轉台,不忍看。

當救護車要到家裡接他時,他還交代救護車要息警笛,不要驚動鄰居們。主耶穌很了解父親,知道他心軟、怕痛、怕插管、開刀,也怕看見周圍的人難過、怕麻煩別人。所以,在神的憐憫、眷顧之下,父親在病房時並不需要強烈的止痛藥,不像其他同樣症狀的病患那樣疼痛不堪,並在他還未深受病痛折磨之前,很快就接他到樂園去了。我們雖有萬般的不捨,但相信這是主耶穌最美好的安排。

我在哪裡,叫你們也在那裡(約十四3)。

感謝神!哥哥的信心並沒有因父親病逝而失落。2007年4月28日靈恩會後,哥哥接受了寶貴的洗禮、洗腳禮和聖餐禮。感謝神的憐憫,在這幾年來,賜給我們來自世界各地的弟兄姊妹,在信仰的路程中陪伴我們、體恤我們的軟弱,並給我們適時的關懷、幫助和代禱,使我們全家都能平安歸入主的名下,願神記念大家的愛心!在世上,雖然我們各奔東西,難得齊聚,但藉著主耶穌,我們將來必能在天家再敘。

願福氣和造就賜給和我們分享福音的你,也願一切榮耀和頌讚歸給我們的天父真神!阿們!

日期
Apr. 01, 2008
作者
波士頓祈禱所鄭舜方
出版
棕樹文教基金會聖靈月刊雜誌社
分享
建議
列印
下載

COPYRIGHT © 2017 GENERAL ASSEMBLY OF THE TRUE JESUS CHURCH, U.S.A. · ALL RIGHTS RESERVED · TERMS & CONDITIONS